欢迎访问南京大学哲学系   

讲座回顾:感觉认识论的三种概率模型

发布者:孙寅发布时间:2018-06-05浏览次数:77

201861日下午,来自美国南加州大学哲学系Sir Ralph Wedgwood教授在南大哲学系做了题为“感觉认识论的三种概率模型”的讲座。 讲座由胡星铭老师主持,参与者包括周理乾老师以及一些哲学系研究生和本科生。

在讲座开始,Wedgwood教授指出认识论中的概率论进路可以对演绎推论和非演绎推论给出良好的解释。但问题在于,这种良好的概率论进路应该如何与一种可接受的感觉认识论理论结合起来。Wedgwood教授首先解释了或然论(probabilism)与感觉(perception)的联系,根据感觉认识论的观点,在人的精神活动中,一直存在某种可能性功能(probability function),时刻负责指导理性的行为。随后Wedgwood教授提出,存在三种主要的结合概率论与感觉认识论的模型,即1.笛卡尔式模型;2.哲学家Timothy Williamson提出的模型;3.哲学家Richard Jeffrey提出的模型。笛卡尔式的模型认为人们可以直接通过生活经验来获得知识, Williamson的模型认为人们的感觉使得人们可以获得知识,进而根据已经得到的知识来对事物的可能性作出判断,而Jeffrey的模型则认为经验会影响事物的可能性。但Wedgwood教授认为,这三种模型都遇到了同一个问题——知觉信念和知觉知识是具有可挫败性(defeasibility)的。笛卡尔式模型认为自身的感受是固定的,Williamson的模型认为知识是确定的,而Jeffrey的模型则更为复杂。随后,Wedgwood教授举例说明了通用反例(generic defeater)这一概念,它包含直接反例(rebutting defeaters)与间接反例(undercutting defeaters)。一个人在昏暗的房间中观察一块布,依稀辨出这块布是绿色的,但他发现灯光的颜色也是绿色的,“绿色的灯光”在此处是一个间接反例,它虽然没有直接证明布并非绿色,但它说明在此时日常的经验与判断可靠性很低;若他打开灯,看到布并非绿色,则这是一个直接反例。Wedgwood教授指出,要解决可挫败性问题,最好的方法是回到笛卡尔式模型上。虽然这一模型经常遭到批评,但它可以针对所有批评做出辩护。

最后,Wedgwood教授针对可能性功能给出的理性选择与人自身的实际选择的关系做出了进一步的解释。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做出选择时往往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理性并不能每次都指导人们的选择。

在交流环节中,Wedgwood教授与听众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与讨论,解答了听众提出的问题。


Ralph Wedgwood曾任牛津大学教授,主要研究伦理学与知识论,出版The Nature of NormativityThe Value of Rationality两部专著,发表论文若干篇,其中The aim of beliefThe Fundamental Argument for Same-Sex Marriage已成为相关领域的经典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