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大学哲学系   

南哲76级系友章云:哲学人生

发布者:孙寅发布时间:2018-12-09浏览次数:47



1

一九七七年春节刚过,我们五十多位来自各条战线的工农兵学员,怀揣着梦想和希望,跨进了南京大学哲学系这所神圣的殿堂。

那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百废待兴、拨乱反正、解放思想和改革开放是那个时代的主旋律。哲学系名师荟萃,夏基松、孙伯鍨、胡福明、李华钰、郁慕镛、林德宏……名星熣灿!哲学系老师那种对真理的追求和对科学的尊重;那种理性的思考和严谨的论证,深深地影响了我们的人生。那是一个物质生活资料及其匮乏的年代,老师们身居陋室,心系天下。孙伯鍨老师身居十多平米的斗室,平时不苟言笑,但他那深邃的思想,严密的论证,使我们对马克思折服。他讲解的“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至今仍然是我的案头书。胡福明老师开始也是住那种没有厕所和厨房、中间还有一个过道的那种单间宿舍,后来发表“真理标准”的文章后,每天全国各地来信多达一麻袋,学校又给他分了一间在他房间对面隔一过道的房间放信件。1978年夏天一个晚上,火炉南京,异常闷热。我和几个同学晚饭后去看他,他身穿汗衫,手拿一把蒲扇,挥汗如雨在写稿。他说了两句话,我至今记忆犹新:压力非常大,斗争很激烈,他的态度是“战斗正未有穷期”。

老师们的这些品格深深地影响了我们这些学生。我们班五十多位同学都来自工、农、兵、学、商的工作一线,来自社会的最基层,对当时中国社会所面临的各种问题,有着深切的了解。我们带着疑问,带着希望,来到南大这神圣的殿堂。我们既有个人奋斗的志向,更有对祖国对人民的责任和担当,求知若渴。国家兴旺,匹夫有责。“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这就是当年我们精神生活的写照。

当时学习条件十分简陋,有时同学们为了分享学习资料,就自己刻蜡纸油印,班上有个同学叫朱国兴,是小学老师,他会刻蜡纸,字也写得好,一般刻蜡纸的重任就交给他,他们那个宿舍就是油印基地。同学们有的搞纸张,有的搞油墨,有的搞来了手推油印机。我记得总是深夜或者清晨,当同学们拿着新印的带着油墨香味的学习资料分发到我们手里时,真是感到由衷的高兴和快乐;尤其当我们学习党史军史时,同学们印发了很多珍贵的历史资料,当时真是如获至宝,如饥似渴看完后都珍藏好。

我自己还手抄了很多内部资料,当时图书馆有个内部阅览室,里面有一些还没有公开发表的资料和境外报刊杂志,我发现了一些有关南斯拉夫、匈牙利改革的资料,就一字一句手抄下来,因为当时没有手机也没有复印机,回到宿舍以后再把它抄写清楚,寄给我们市里的相关领导。我原来工厂的厂长是个老干部,后来调到市里当经委主任,当时他们也迫切需要新的经验和新的思路,当我把这些资料寄给他们时,他们也十分高兴,并且来信和我一起探讨一些理论问题和实际问题。每当此时,我心里总是十分的欣慰,觉得为社会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


2

大学生活是紧张、愉快和短暂的,但大学里对我们的哲学思维的教育却是受益终生的。

哲学思维给我们的不是哪一种具体的生存技能,而是一种思维和生活模式。

哲学思维对人生的意义,不是解决细枝未节的问题,它不能保证你在每一个具体问题上都胜出,却能保证你在人生的长河中不走偏,在大的人生选择中不走错!

哲学的思维方式使我们喜于思考,勤于思考,善于思考。正是这种哲学的人生思维和生活模式,使我们在面对国家,面对社会,面对人生时,会辨证思考,会着眼本质,着眼全局,着眼系统;会相信真理,会相信理性。这样的人生一定不会彷徨,慌张,浮躁,焦虑;而是理性,从容,自信,淡定。

理性思考、理性性格或说理性生活模式的养成,必然使你对新事物、新知识和新发现有种学习的冲动、思考的冲动和研究的冲动,然后形成我们自己新的知识、新的归纳、新的演绎和新的认识。在这种生活模式下,我们着眼的必然是宇宙、世界、人类及大写的我。因此,生活中的细枝末节,鸡零狗碎,你既没有时间去关注,更没有兴趣去关注。你的生活,你的心灵一定是理性的,从容的,自信而淡定的。而一旦我们对世界,对社会,对人类有了新的认识和感悟,我们就会感到由衷的高兴和快乐。这种快乐如马克思所说“那时,我们感到的将不是一点点自私而可怜的欢乐,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万人,我们的事业并不会显赫一时,但将永远存在”,这就是哲学人的人生观和幸福观。

二十一世纪走过了将近五分之一,相比于上个世纪中叶,人类社会的历史和人们对世界的认识,都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改革前进中的社会主义和变化中的资本主义;计划经济、市场经济、各种模式的计划经济和各种模式的市场经济;各种国家制度、经济制度、政治制度;各种社会理论:马克思主义、非马克思主义、自由主义和新自由主义……都出现了此消彼长,此长彼消的状况。各种制度和各种理论,在碰撞中发展;在交互(影响)中消长;在变革中生存;在守成中消亡。人类社会正呈现出快速变动、色彩斑斓的景象,如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所说"一切新形成的关系等不到固定下来就陈旧了"。自然科学方面,弦理论、反物质、暗能量、量子纠缠、人工智能、生命科学……所有这些,都需要我们去进行新的哲学思考,去进行新的理论解释、理论概括和理论创新,这是一项伟大而有意义的事情。愿我们南京大学哲学系的学弟学妹们,能在这项伟大的理论创新工程中为母校添上恢宏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