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大学哲学系   

讲座回顾:结构经验论与科学

发布者:孙寅发布时间:2018-12-24浏览次数:288

    20181210日至18日,迈阿密大学哲学系屋大维·布埃诺(Otávio Bueno)教授应邀做客“南雍海外名家讲堂”,为南京大学哲学系开设“科学哲学前沿问题”系列讲座。讲座主题为“结构经验论与科学(Structural Empiricism and the Sciences)”。讲座由潘天群教授主持,听众主要为科技哲学专业的研究生和教师。


本系列讲座共分六讲,分别是“皮浪主义与经验论的表象观(Pyrrhonism and Empiricism: Appearance)”,“皮浪主义与经验论的证据观(Pyrrhonism and Empiricism: Evidence)”,“皮浪主义与经验论的应用:从数学到显微术(Pyrrhonism and Empiricism at Work: From Mathematics to Microscopy)”,“在数学上的应用:不可或缺性,阐释与模态(Application of Mathematics: Indispensability, Interpretation, and Modality)”,“观察、经验论与显微术(Observation, Empiricism, and Microscopy)”以及“在数学上的应用:建模,逻辑晦暗性与不充分决定性(Application of Mathematics: Modeling, Logical Opacity, and Underdetermination)”

结构经验论是Bueno教授富有创见的立场。它的理论资源来自皮浪主义(Pyrrhonism),尤其是其中对表象(appearance)与证据(evidence)的界定,以及反对教条主义的态度。


皮浪主义者将表象视为任何论证的起始点。他们会报告自己的主观状态,但在此之外,他们不做断言。因为根据皮浪主义者对断言论证的说明,它们终归无法得到可靠的依托。因此,对任何在表象之外的理论,他们都会悬置判断。尽管如此,这也不会令他们一无所获。一方面,任何理论都在备选之列,但它们只是与其前提共同构成了某种对表象的解释。另一方面,通过观察到经验上的恒常接续,一些证据也被皮浪主义者认可。但那只是以排除当前表象之外的可能的形式而起效,无须对任何判断最终为真作保证。

至此,我们可以得到一种将经验论与怀疑论统一起来的立场。经验论主张,经验是信息的唯一可靠来源。但依照这一宣称,其本身的可靠性就依赖于经验,因而对不接受这一宣称的人而言,它没有说服力。同时,怀疑论怀疑一切知识的可靠性。怀疑论的这一宣称也受到类似的责难。但若二者整合为同一种哲学立场,即仅仅以注意预设和使用证据的方式来探究经验(表象)为探究世界的态度,而拒绝将自身等同于任何信念或断言,就能区别于上述作为某种学说的经验论与怀疑论,从而免受责难。


这种立场可以应用在经验科学上。举例来说,与常见的认为在显微镜下真实存在微生物与肉眼之外无实物存在这两种对立观点相比,这种立场会承认显微镜着实扩大了表象的范围,但暂且不对表象的背后进行存在与否的断言。由于我们在使用显微镜时,在更换样本的过程中,确实有随着样本变化而变化的表象状况,我们可以承认通过显微镜观察到的是经验内容。但我们的承认仅仅排除了一些在这种条件下不会发生的情况,而非承认被观察者的实体存在。通过继续更换样本,我们也许能排除更多可能性,进而得到可能性更大的暂时结论。但其前提——在显微镜观察下——并不会消失。这种立场也能转而应用于看似更为“实在”或令人确信无误的数学和逻辑领域。任何我们看上去结论性的数学或逻辑命题,可以通过诉诸其前提条件,使其复归为“带着前提的结论”的表象形式。而无论其中的命题如何交织,最终也只是排除了在某个框架下的一些不可能情况而已。

结构经验论立场带给我们的整体图景是一种对教条主义的反对,以及对其他可能理论的追求。它将可错的经验作为起点,任何加诸其上的内容都有着不充分决定性:或者是命题内容可以翻译为多个可能的经验内容,或者是数学问题可以在多种逻辑系统间选择其依赖对象,或者数学框架本身就是多样的。Bueno教授为我们演示了,如何用这一立场看待量词的本体论承诺、逻辑晦暗性与数学模型对科学的适配等问题,以说明它确实能够经过检验,同时符合科学事业的目标。

Bueno教授善于在课堂对话中推进内容,尤其善于引用身边现象或经典哲学问题来说明其论证,对提出的问题也尽可能平实地予以解答。这使得整个系列讲座氛围平等,互动积极,讲座时长总会超出预计。除了讲座观点之外,它所牵涉到的问题、与这些问题关联的方式,以及Bueno教授展现这一图景的手段,连带着授课过程本身,都给予了在场师生以极大的启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