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大学哲学系   

刘文平:入学四十载回眸

发布者:孙寅发布时间:2019-06-16浏览次数:10

    今年是母校建校117周年。校庆期间,我参加了学校团学系统的校庆座谈会。在鼓楼校区,漫步在校园内,树木还是那么苍翠挺拔,教学楼、西南楼、学校图书馆,还是那样的熟悉。不知不觉,进入南大哲学系学习,距今已有四十个年头了。

    我们七九级进入南大哲学系的学生,是恢复高考以来的第三届学生。我们班有32名同学,也是系里前后几届人数比较少的一届,比较“袖珍”。彼此的年龄相差也很大,小的十七八,大的也接近三十,有的是刚刚高中毕业进大学,有的已经在工作岗位上工作了一些年头。能进入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大家心里的那份兴奋是不言而喻的。进校之初,寝室里的“卧谈会”,海阔天空,经天纬地,笑声、争吵声、打呼声混成一片。

    哲学系名师很多,许多老师在学界都有很大的影响。初始学原理,给我们讲授《辩证唯物主义》这门课的是孙伯鍨老师。他讲课几乎不用讲稿,两只手撑在桌子上,一讲一上午,虽然讲话音调不是很高,但是对基本原理的深刻剖析以及层层递进的逻辑推演,不知不觉把我们带进了哲学思辨的海洋之中。

    教我们历史唯物主义课程的是李华钰老师和步惜渔老师。李老师讲课条理清晰,逐层展开,逻辑结构谨严。步老师讲课时,着力引导我们把握唯物史观的一些重要观点。记的当时就谁创造了历史,英雄人物在历史上的作用等话题,步老师和大家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和争论。

    胡福明老师给我们讲《哲学笔记》,教了我们一学期。胡老师讲课带着无锡乡音,重音突出,语气坚定。当年,胡福明老师以巨大的政治勇气和深厚的理论功底,在《光明日报》上发表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引发了全社会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促进了全国的思想大解放。能亲听胡老师讲授,既感荣幸,又深受鼓舞,对哲学的魅力有了新的认知。后来,严强老师接着给我们讲《哲学笔记》,分析透彻,犹如逐层剥笋,也给人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西方哲学史》和《中国哲学史》,都是哲学专业的主课。先后有许多老师接力讲授。《西方哲学史》,先后由夏基松老师、朱亮教师、戴文麟老师、翁熙等老师讲授,从远古到马克思之前,西方哲学史代表人物的时代背景、主要观点、思维特点、理论价值、理论缺限,一一娓娓道来。《中国哲学史》则由阎涛老师、顾曼君老师等讲授。老师引领我们观察,数千年来,大师迭出,流派纷呈,阴阳交织,相互影响、渗透,构成了颇具中国特色的哲学思想史的绚烂图景。正是在这种学习、思考和比较中,使我们体会到,要用历史的眼光去看先哲的理论探索及其理论缺限,从史论结合的角度认识人类思想文明的演进,在思想发展的进程中体认中国思想的特色和独特的光芒。在比较鉴别中认识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的真理性光辉。

    讲授《形式逻辑》这门课的是郁慕镛老师,讲课严谨、犀利而雄辨。在正面阐述概念、判断、推理等逻辑知识的同时,往往会举出许多违背形式逻辑的一些例证进行教学。有时也指出中央级报刋行文中的逻辑谬误,分析透彻、独到,使人折服并深受启迪。

    宋林飞老师给我们讲授《社会学》,从哲学原理的视角研究社会现象,关注社会问题,并带领大家去南通进行社会调研。十来天的社会调研,同学们加深了对一些社会问题的认识和理解,也从中学习了社会学调研的基本方法,同学之间也增强了互动,增添了情谊。

    学习哲学,既要掌握知识点,更要提升自己的思辨能力,善于找到事物的内在联系,把握规律性。现在回想起来,系里在培养我们的思辨能力方面,确实是别具匠心的。首先是加强专业知识的讨论。主讲老师讲过后,会有专门的答疑辅导课,就某些原理、概念、范畴进行答疑辅导,并引导大家进行讨论、争论。记的当时甄鹏老师就常来我们课堂上和寝室里和大家讨论、争论。有时在课堂上沒弄明白的问题,听甄鹏老师一分析,便豁然开朗了。其次,系里很善用考试这个导向指挥棒。“辩证唯物主义”是刚开始学的一门主课,学完后,被告知进行抽题卡口试。厚厚一本书,那么多原理、概念、范畴,怎么准备?无法猜题,无法偷赖,必须全面准备,力求融会贯通。于是,同学之间,在各自准备的基础上,有的你问我答,有的互相研讨,有的“刁钻”发问。考试那天,一大堆题卡,随机抽一张,共有两道题,准备15分钟,向两位主考老师陈述,并回答老师的发问。通过这次考试,大家知晓了,唯有真正弄懂基本原理并把握其内在联系才是学习哲学的正确途径。说到考试,还有一次印象深刻的经历。那是李华钰老师教我们“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这门课,课程结束时,李老师告诉我们进行开卷考试。听说是开卷考试,大家稍微感到踏实一些,反正开卷嘛!考试那天,李老师在黑板上只出了一个问答题目,可是题目的内涵却贯穿全书。如果没有对这本书的深入学习和透彻理解,没有一定的归纳分析能力,纵然开卷也是无解,抄也没法抄。因此,学习哲学,既要加强知识点的学习,更要注重思辨能力以及归纳分析能力的培养和提升。回首学习历程,我们体会到,哲学系对学生的培养,注重学生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注重对学生思辨能力以及归纳分析能力、学习研究能力的培养和提升,注重综合素质教育。正是这样的教与学,使我们获益终生。

    名校多名师。诚如哲学专业课强化了我们的专业素质,而非哲学专业课程的学习,也给了我们丰富的滋养。大一语文课,是匡亚明校长亲自倡导,并在全国高校开办的,目的在于提升大学新生语言文学的综合素养。教我们大一语文课的是中文系的吴翠芬老师,她讲起课来深情并茂,普通话里夹着些许安徽口音。尤其是讲授古诗词,信手拈来,诗中有画,画中有情,有很强的感染力。在她的鼓励下,同学们加强了中外文学名著的课外阅读,增强了语言文学基础知识的宽度。在讲授元曲《牡丹亭》一课时,她一边讲述,一边带着录放机现场播放昆曲。情景相融,雅韵交织。

    初教我们英语的是金陵神学院的莫如喜老师。她的目光里总是洋溢着慈母的光芒,亲切而温和,不急不躁,善于鼓励,这给了许多从零基础开始学英语的同学以很强的自信。她讲的诺亚方舟的故事,至今都记忆犹新。

    不同于一般的文科生,哲学系的新生还要学习高等数学,教我们大一数学的是数学系的马传渔老师。他幽默而活跃,讲课恢谐生动,深入浅出,先用几周的时间把高中的数学内容串讲一遍。听他的课,在轻松的氛围中,学到了严密的数学知识。

    教我们党史课的是马列室的王德宝老师。他讲课总是慷慨激昂,绘声绘色,“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重大事件、重大战役,犹如现场重现,如此红色基因的教学,生动而富有情怀,令人难忘。

    南大的学术氛围和学习氛围还体现在高品质的选修课,以及丰富、专业、开放的学术报告讲座上。选修课结合专业需求及个人偏好,是拓宽知识视域的重要渠道。记得有一门《西方美术史》的选修课,由南师大左庄伟老师主讲,跨年级、跨学科的同学聚在一起,大教室里,总是挤满一屋子人。在专业课讲座上,我们听到最珍贵的一次讲座,便是我们的老系主任孙叔平老师的讲座。孙老师在哲学界是泰斗级的人物。所谓北有艾思奇,南有孙叔平。人称听他的讲演,犹如专家著文,严谨而深刻,记录下来,便是一篇文章。我们有幸亲自聆听大师讲座,果然如是,史论结合,妙语迭出,深遂而严谨,丝丝入扣,印象深刻。

    人才的培养是个系统工程。哲学系对学生的培养,不仅在于着力培养学生的专业素养,同时也很注重加强学生的思想政治工作。我们当时的党总支书记是潘洁老师。印象中潘老师知性而干练,讲话时声调不高,但语气中透着坚定。她常常教育引导大家,不仅要学好专业知识,而且要加强思想品德的修养。最初担任我们班主任和辅导员的郭广银老师,待人特诚恳、亲切。她时常走进学生的寝室,聊天谈心,关注学生的学业、家庭、生活,问寒问暖,助难解困。后来,周游老师、宋晓苏老师、宋林飞老师先后做过我们的班主任和辅导员。系里重视加强学生党团骨干队伍的建设,培养学生的自我教育、自我管理的能力。进校时,我们班上只有两名党员,临毕业时,32名同学中,已有十多名党员。

    哲学系四年本科的学习,奠定了同学们哲学素养的良好根基,经受了科学思维方式的训练,更形成了可持续的学习能力。毕业以后,同学们不忘母校、母系的教悔,在教学、科研、党政工作等诸多岗位上努力工作,以实际行动践行哲学思维和哲学智慧。尤其是得益于良好的哲学思维功底,一些同学转入法学、社会学、佛学等领域的教学科研,著书立说,卓然成家,成果颇丰。

    四十年过去了,我们同学已从青春少年变成或逐渐变成花发长者。然而,哲学系一年年迎来送往,与时代同步,与社会同行。时代的课题,哲学的使命使她活力依然,永远年轻!

    回眸过往,思绪万千 。身处全国各地的同学,有一个共同的声音从心底发出一一一祝福母校!祝福哲学系!


                                    (2019615日)

作者简介:刘文平,1979年进入南京大学哲学系学习。曾任《新华日报》社副社长、党委委员、江苏省新华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群众》杂志社总编辑等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