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大学哲学系   

“再思海德格尔”专题研讨会

发布者:孙寅发布时间:2017-11-28浏览次数:124

    今年是《存在与时间》出版90周年,由南京大学哲学系、南京大学现象学研究所主办的“再思海德格尔”专题研讨会于1111-12日在南京大学举行。来自国内部分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十几位专家学者参加了本次会议。研讨会主题主要包括以下两方面的内容。


 

    第一、海德格尔思想研究。与会专家学者就海德格尔的重要概念进行了深入的讨论。(1)山东大学李印章教授就一再被误解的“死亡”概念做了澄清。他认为海德格尔的“死亡”是一个生存论和存在历史之思层面的概念,也是一个形式指引性的概念,但一再被误解为通常意义上的、具体生存层面的、现成的和虚无主义的概念。从生存论层面说,海德格尔的死亡实乃体现于每一个生存瞬间的“向死而在”和“先行到死”;从存在历史之思的角度来说,死亡就是朝向源渊的隐没和回归。人的存在作为此在,既是朝向存在者的开展和涌现,同时也是朝向源渊的隐没和回归。在这种意义上,死亡不仅不是尘世生命的结束,反而是本真生存的一个必要维度。2)山东大学蔡祥元副教授对马里翁的“存在论差异”的解读进行了批评,并提出自己的存在论差异理解,他指出:马里翁区分了存在论差异的三种内涵:两种不同存在者及其存在方式之间的差异,以及存在与存在者之间的差异。在此区分的基础上,《存在与时间》论及的是前两种差异,第三种只作了形式上的勾勒。但是马里翁没有看到,海德格尔有关上手状态与在手状态的区分可以视作存在论差异的思想原型,因此存在论差异的思想已经展开。上手状态与在手状态的区分是通过一种指引联络的“扰乱”而引入的。通过重新审视与追问此“扰乱”的可能性,我们对存在论差异的“开端”及其思想实情将获得新的理解视野。(3)上海交通大学陈勇博士对“基础存在论”进行了深入的挖掘,得出三个结论:一、基础存在论作为先验现象学并不与经验科学相竞争,它可以被理解为一种普遍形而上学;二、与康德的先验观念论一样,它并不否定“经验实在论”或者说自然态度;三、与康德的先验观念论不同,它并不是与“经验实在论”或者说自然态度不同的理论视角,而只是对于后者的前提的揭示。(4)同济大学张振华博士对海德格尔和柏拉图的“出离”思想对比研究,得出在海德格尔那里哲学是一种出离的经验,他谈到:海德格尔哲学在很大程度上传达了一种出离的经验,这种倾向在柏拉图那里遥相呼应。出离经验是出离于通常所谓的“日常生活”,在柏拉图那里,日常生活被描述为洞穴状况。这种哲学的出离经验带有“真理性”。由此反观,日常生活具有某种不真的特点,虚幻的特点。出离的方式有多种,在柏拉图那里由对真善美的爱驱动,进行哲学思考,以致灵魂上升进入理念世界而出离洞穴。在海德格尔这里可以从畏死,艺术和哲思出离。他们的“出离”都和疯狂(mania)有亲密性。(5)中国社科院哲学所邓定博士通过对亚里士多德《物理学》和海德格尔《现象学基本问题》的研究,指出:亚里士多德仍是从物理空间层面理解时间,海德格尔揭示了时间与此在生存论层面上的内在关联,指明了时间的延展不植根于空间共时性的广延,而是一种本真的“从前到后”的延展;时间不依附于客观的物理位移运动,而是植根于此在(人)现实的生存活动。另一方面他也梳理出一条异于《存在与时间》进路的,从流俗的时间理解出发进而阐明作为其本源根据的时间性的解析进路。此在,兰州大学石福祁副教授从达沃斯论辩中卡西尔的角度入手,对他的空间概念做了梳理,对会上关于海德格尔空间问题的讨论帮助很大。 

      第二、后海德格尔哲学家对他的批判和继承。(1)中山大学朱刚教授以呼唤现象为线索,讨论了海德格尔、列维纳斯和马里翁的呼声现象学分析。朱教授通过分析指出,海德格尔的呼声来自存在,呼唤此在自己回归此在。列维纳斯的呼声来自他人,在他人的呼唤中的人是个别化的、不可替代的人。马里翁的呼唤是来自非存在的召唤,要将此在从存在中解脱出来。呼声现象分析的变化显示了“同一”的德国现象学到“差异”的法国现象学的转变。(2)同济大学哲学系的梁家荣教授详细分析了英国学者拉特克拉夫“实存感受”概念与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中情感概念的内在关联。他指出拉特克拉夫受《存在与时间》中的“感遇性”概念的影响。但他不仅仅只是简单接受海德格尔的想法。一方面,他沿着海德格尔之指引,根据日常语言中我们对“感受”一词使用之多样性,进一步挖掘我们各种“发见自身在世界中的方式”,将其范围扩大到传统上所言的情绪和心情以外。另一方面,他亦尝试从神经科学和精神病理学之实证研究中,寻求支持他的理论之证据。这种将现象学、神经科学和精神病理学结合起来的情感研究让我们看到了海德格尔思想的当代新发展。(3)浙江大学的王俊教授介绍了京特·安德斯对海德格尔“存在之思”批评。安德斯认为海德格尔的实存哲学是“伪具体性”(Pseudokonkretheit),即将一种纯粹的自我膨胀视为生存的具体行为,这是一种畸形,也导致了海德格尔无法将目光转向真实的世界,而“此在”概念本身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实体”。针对海德格尔“作为整体的存在”他提出了“随机哲学”,用此哲学来探讨现代性在个体生存中产生的具体问题。(4)台湾中山大学杨婉仪副教授的讨论建立在列维纳斯对海德格尔的批评上,列维纳斯认为海德格尔的论点以存在意义为根源,这意味着环绕存在而出的对于意义的要求,无法提供存在之外思考人之问题的可能性。杨教授对此批评的合法性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并指出正是列维纳斯这样的批评才展开出的他早期思想,才使得其将哲学从自我引向他者,从整体引向无限,从同一引向相异。(5)南开大学的安靖博士将海德格尔对德勒兹的影响进行了梳理,并对海德格尔所理解的形而上学的存在-神-学构造做了一番介绍,随后指出:在德勒兹和洪内菲尔德看来,如果形而上学的历史像海德格尔所断言的那样是以存在的类比为基础的存在-神-学的历史,那么邓•司各脱的 “超绝科学”:立足于单义性存在的形而上学,就是超出这种历史的第一种哲学形态。而洪内菲尔德认为,若如此,康德的超绝哲学即为司各脱式超绝科学的继承者。安靖博士详细论证了自己与洪内菲尔德不一样的观点,他认为,在德勒兹与海德格尔的双重视域下康德式单义性存在论不是超绝逻辑学而是超绝感性论,可以纳入到德勒兹所构想的单义性存在论谱系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