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大学哲学系   

讲座回顾|成素梅:科学实践哲学的内在论进路

发布者:辛香英发布时间:2022-04-24浏览次数:10

2022421日,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人文社科高端前沿讲座”《科学实践哲学的内在论进路》以在线方式顺利举行。此次讲座由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副所长成素梅研究员主讲,讲座由南京大学哲学系蔡仲教授主持。讲座正式开始前,成素梅老师表达了对南京大学120岁生日的诚挚祝愿。

在讲座中,成素梅老师首先回顾了科学哲学兴起的背景与问题,重点介绍了传统科学哲学的发展线索与科学实践哲学的外在论进路所面临的问题。她认为,作为科学哲学第一个流派的逻辑经验主义拒斥形而上学和强调经验证实的核心论点,继承了自然哲学家对“事实”的定义和关于经验证据的无错性与客观性的观点。逻辑经验主义的产生改变了思辨哲学的研究方式,成为后来科学哲学批判与超越的对象。但是,传统科学哲学在理解科学时,要么走向相对主义,要么在面对非充分决定性论题和观察渗透理论等论点时,无法对科学作出实在论的辩护。与此相伴,主张将科学作为一种实践活动来研究的各种流派,由于强调科学实践活动中的意义建构、利益关系等问题,虽然拓展了科学哲学研究的问题域,但却削弱了科学的客观性,远离了科学研究的真实本性,导致了“科学大战”的发生。

成素梅老师认为,科学实践哲学要想真正理解科学,并赋予科学一种可辩护的实在论立场,需要从外在论进路转向内在论进路,也就是说,从围绕知识论问题的讨论,转向围绕专长问题的讨论。她在报告中认为,专长是通过实践和体验而获得的专业技能及判断力,这为评判科学提供了新的思路。传统科学哲学和科学实践哲学的外在论进路重点关注的都是科学知识,但如果从科学家专长的角度出发,通过超越技能与知识的二分,则可以找到内在论与外在论之间的接口。在此基础上,成素梅老师从德雷福斯的技能获得模型出发,分析了其中的几项要点:第一,从新手到创新者是直觉思维取代理性思维的过程;第二,实践智慧阶段是技能的最高境界,具备了在适当时间、以适当方式、做适当事情的能力;第三,文化风格是体知型的(embodied),是在实践中通过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来潜在地传递的。这样,我们对于科学家专长的研究就不应该“从理论开始”,而应该“从实践开始”。成素梅老师认为,把科学家的知识与技能问题纳入到哲学思考的视域,深化了我们对实践与认知、技能与知识、熟练应对与身体的意向导向性(intentional directedness)、理性思维与直觉思维等概念的哲学讨论。

然后,成素梅老师对技能与身体的意向性、应对活动的哲学假设、应对活动的实践理解等问题进行了分析,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体知认识论”。学习者获得技能的过程是从刻意地遵守规则到内化规则的熟练应对的过程,越是能够精确地判断局势、越能直觉地应对局势,就说明世界越是更好地向学习者展开。在这个过程中,学习者从开始处于域境无关(context-free)状态到后来进入域境敏感(context-sensitive)状态,这不同于生物学意义上的“本能”,而是认识论意义上的体知。因此,如果从体知认识论的意义上来理解科学研究实践,那么,科学家对世界的理解,既不是主体符合客体,也不是客体符合主体,而是从主客体的低层次的融合到高层次的融合,是主体对世界的嵌入性程度的加深,而这种融合与加深都是在实践中实现的。

最后,成素梅老师与我们分享了体知认识论的优势与困境。首先,体知认识论以强调身心融合为基点,内在地摆脱了传统认识论面临的各种困境,把对人与世界关系问题的抽象讨论,转化为对人与世界的嵌入关系或域境关系的具体讨论,从而使科学家对科学问题的直觉解答具有了客观的意义。其次,把认识论问题的讨论从关注知识的来源与真理性问题,转化为通过规则的内化与超越而获得的认知能力问题,从而使得规范性概念由原来哲学家追求的目标,转化为与科学家的创造性活动相伴随的一个不断地打破旧规范和建立新规范的动态过程。同时,体知认识论也面临着“不可接近性论点”与可能陷入自然化认识论的困境。

讲座最后,成素梅老师从“内化规则是否具有可解释性”“作为实践的科学与科学的具体实践的区别”等方面回答了同学们的提问,讲座在同学们的热烈掌声中顺利结束。

(撰稿:戴向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