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大学哲学系   

“青年哲学家工作坊”第6期(讲座:存在无意识的心灵状态吗?)

发布者:孙寅发布时间:2017-04-24浏览次数:111

    2017419日,华侨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副教授李忠伟博士做客南京大学哲学系第六期青年哲学家工作坊Workshop for Young Philosophers)。本期工作坊由外国哲学专业马迎辉老师主持,哲学系师生共十余人在外国哲学学科工作室讨论了李忠伟老师尚未发表的新作《存在无意识的心灵状态吗》。讨论结束后,李忠伟老师还与同学们分享了自己的读书、写作的经验。



李忠伟老师的论文重新追问存在无意识的心灵状态吗?”这个问题。就概念而言,灵状态是指在各种时态上进行的心灵性的状态、事件或过程,包括感知、信念、欲望等。而意识指现象性意识,包含着现象性对象朝主体的显现。对此问题实际上出现的回答,几乎占据了可能回答的逻辑空间,由此导致了论题的现实占位与逻辑占位的奇异统一。李忠伟的老师论文将各种回答,包括各种回答的模态扩充,进行了精确化,考虑了各种支持性论证,还探讨了各类回答的理论后承。文章虽未支持某种单一观点,但倾向于认为,认为存在无意识的心灵状态的观点是非常可疑的,而且也不能轻易地否认所有心灵状态都是有意识的。

工作坊开始,李忠伟老师介绍了这篇文章的背景和论证思路。他指出,是否存在着无意识的心理状态是心灵哲学中悬而未决的问题,围绕这个问题的论证和解决方案有很多,然而都存在着不可忽视的漏洞。然而,李老师表示,他的研究工作并不是反驳或捍卫关于这个问题的某一种解决方案,而是要全面地厘清这个问题的来龙去脉,考察各种逻辑上相关的可能观点,并简要陈述相关论证,以此来描绘出与此问题的相关的诸种概念、各类论证的逻辑地图。李老师相信,一俟完成这样的工作,就能进一步加深我们对是否存在无意识的心灵状态这一问题的理解,并为解决这一问题提供一条平坦的道路。

李忠伟老师的这一方案迅速吸引了火力,外国哲学专业的胡星铭老师率先发难,他质疑到:某些哲学家认为存在无意识的心灵状态,是因为这个说法可以很好地解释一些现象。你反驳说,这个解释不一定正确,还可以有另一种解释。这个反驳是没有力量的,除非你能说明另一种解释比这个解释要好(或至少一样好)。举例来说,假设我现在在为明天的课程做准备,但我从来没想过明天我是否还继续活着。这说明,我有一个我意识不到的信念,即:我相信我明天会继续活着。否则,我不会在备课。信念是一种心灵状态。因此,存在无意识的心灵状态。你当然可以对我备课并且从没想过明天是否会继续活着的现象做不同的解释,但要证明你的解释是更好的(或至少一样好)。李忠伟老师回应到,我们要区分当下发生的(occurent)和倾向性的(dispositional)的心灵状态,在论文当中,已经明确提到论文在(任何时态上)“当下发生”的意义上使用心灵状态一词,因而问题严格来讲是“是否存在任何当下发生的 无意识的心灵状态?”你相信“明天会继续活着”这个信念是倾向性的,而非当下发生的心灵状态,故而不构成反驳。胡星铭老师继续问道,如何区分倾向性的和当下发生的信念,难道不可以认为我相信明天继续活着当做是某种当下我正享有的信念吗?李忠伟老师回答道:如果我们不做此区分的话,那么我们当下心灵中所持有的信念和心灵中正发生的状态就会是无限的,而这是不可能的,而且也会使得心灵超容。首先,我不仅会持有诸如“教室外面还继续存在”等无数这样的信念,而且对于任何这样的信念,再进行逻辑联接,进行析取或合取等运算,最后会得到无数当下发生的信念。然而这是荒谬的,根据否后原则,就只能证明胡老师将日常被称为倾向性心灵状态当做正在发生的心灵状态的观点是有问题的。

紧接着,来自科技哲学专业的周理乾老师继续质疑,他的第一个评论是,文章中关于心理学中的无联范式的论证不是有效的。这个论证的基本含义是说,在疏略综合征和盲视的情况中,病人的个人经验报告并不可靠,因为病人对经验的报告过于保守,标准很高,所以不能正确地报告其意识性的心里状态。周老师认为,这与某种泛灵论的论证很相似。这种泛灵论认真万事万物都是有灵魂的,只是不同事物的灵魂程度不同。不过我们目前还没有能够探测事物灵魂程度的工具,所以还不能探测。但这不代表就可以否认它们存在灵魂。李忠伟老师对此回应说,文章提到的遮盖(Masking)实验中,例如在屏幕上快速闪现方形或圆形,然后迅速覆盖,并让被试做被迫二选一(2AFC2 alternatives forced choice)报告所闪现图像是哪一种,一般而言,如压力较低,被试倾向于不报告存在意识经验,然而,如果给实验对象施加压力,迫使他们降低报告经验的标准,那么他们会把原来不认为自己有经验的东西报告出来。这说明报告标准(reportability criterion)收到压力影响。至于盲视和疏略综合证明,一种可能性是这些病人有心灵状态但并非意识性的,一种可能性是他们根本没有心灵状态。无论如何,目前的研究也倾向于有多种解释,没有一种解释是终结性的。周老师的第二个评论是关于意会知识的。意会知识是know how的知识,比如我们可以一边骑自行车一边聊天。而猴子也会骑自行车。我们必须承认意会知识是某种心灵状态,但如果承认的话,对于意会知识来说,要么就存在无意识的心灵状态,要么猴子和人一样有一定的意识性。针对这个问题,李忠伟老师回应到:一方面,我们可以把骑自行车这种很熟练的“自动驾驶”行为看做是身体的某种自动机能,正如某种类似“肌肉记忆”的东西,因此可能并不是心灵状态。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谍影重重》这部电影,伯恩完全失去了记忆,当伯恩在公园里被警察盘查的时候,其搏击能力自动启动,如果这种情况存在,说明搏击能力已经是其身体的一部分,而很难说是其心灵的一部分。在某种意义上,当我们获得技能时,这种技能就好像在我们的身体上扎根并生长,是身体的延续,而非心灵的扩张。

随后,马迎辉老师对李忠伟老师文中关于佛洛依德的评论表达了质疑。马老师指出李文对弗洛伊德的解读偏离了弗洛伊德的愿意,混淆了不同的概念,他认为李老师讲的无意识相当于弗洛伊德的前意识,意识的分层与不同的反思方法应该严格对应。马老师还认为,李忠伟老师误解了弗洛伊德认为存在无意识心灵状态的初衷。其目的是要进行实践治疗。李忠伟老师则回应到,弗洛伊德对无意识心灵状态存在的论证是很弱的,主要是发表在1915年间的论无意识Das Unbewußte“等文本中。然而,尽管弗洛伊德听过布伦塔诺的课程,但相比起布伦塔诺反对无意识心灵状态的论证,弗洛伊德的论证是很弱的。弗洛伊德的主要论证是“空隙论证”,认为一些推论或心理进程看起来是“有空隙的”,因为仅仅考虑有意识的心灵状态,根本就不构成完整的推导链条和进程。李忠伟老师回应说,完全有可能的是,虽然在有些情况下,推导从uv再到w,然而,在很多情况下,因为联想原则,有可能直接从uw而不经过v这个阶段。预设存在无意识的心灵状态,可能导致预设实体过多,有违简洁性,给心灵增加了太多负担。马老师认为,李老师对弗洛伊德是不公平的,因为其目的不是提供严格的哲学论证,而是需要为临床目的进行试验。李忠伟老师回应说,有些人认为,为了理论或实践目的,必须预设某些理论实体或实践原则。然而,只有当这种预设特别需要无可避免时,才能如此做。弗洛伊德对无意识心灵状态的预设没有达到这种严格标准。首先,它完全没有达到当代科学中所预设科学性理论实体的地位,解释力度不够;其次,无意识心灵状态也非进行实践的有用预设,当我们在具体工作中,遇到某人有精神病发倾向时,第一反应不是对其进行精神分析,而一般是让该人去看医生,药物治疗。当然,李老师也让步承认道,他对弗洛伊德可能是稍微有些不公正的,不过有时候是为了达到论证上的张力与戏剧效果。他承认,我们的心灵中,完全由可能存在异常晦暗的角落,就像意识生活中的黑洞,无法通过反思探测到,然而却可能存在。问题在于,是否应将其归于无意识的心灵状态,仍然是开放的。

外国哲学专业的博士生姚城追问李文对心理状态和意识状态的定义是否太依赖直觉,是否和文章的论证有不相容处。李老师回应到,本文不研心理状态的本质这样的问题,因为即便不知道心理状态的本质,也能够直接入手研究心理状态的各种属性和样态,就如同不研究水的本质,也可以研究水结冰时会膨胀这样的问题。

在紧张的讨论环节后,李忠伟老师与部分同学交流了关于读书、写作的经验。外国哲学专业的博士生黄伟韬请李老师谈一谈看文献、写作论文的心得。李老师分享了他的个人经验:(一)关于做笔记,写出其核心论证(20页论文,写2页),学习的方式就是你去教别人;他有一个333原则,即在阅读文章以后,要有以下三个能力:3秒钟,一句话抓住文章的核心主题和论题;3分钟,能够说明文章的提纲、概要和论证的步骤;30分钟,则要能完整呈现这个论文的完整论证。(二)关于写作自己要有核心的想法,不要沉在资料之中。写文章时考虑到各种对立的观点,就像排兵布阵,这些观点各自有自己支持性的论文正,就是其核心的武器和技能,最后推演出胜利的一方来。()形象地来说,写文章最好要有戏剧性,要跌宕起伏,不宜平铺直叙。然而论文的戏剧性在于,你首先要介绍大的背景,然后引入主题和论点,作为主人公,该论点可能具有很多支持性的论证,然而,在中途会遇到很多困难,面临很多反对论证,可能会九死一生,如果该论点能够克服这些困难,并最终有一个主要论证(Master Argument)对反对观点给出致命一击,最终成功,那么就可以大结局了。这接近古典编剧法,也是美国大片的编剧原则,建议可以从古典编剧法练习,然后再探索欧洲式文艺片。()然后,一定要经常练习写作,写作是思考的方式,不要认为觉得思考好了才能写,这种事情不存在,往往在写作中经常改变计划,我自己还有很多烂尾楼,最后写不下去了。然而,这种情况就跟在实验室做实验那样,没人保证任何实验都有你预期的结果。然而,任何你所写的东西,都会成为你思考的一部分,很多时候即使失败的思考过程,也会成为指向成功的思路。()当思考相关哲学主题时,要学会从各方吸取思想资源,保持开放心态。

  “青年哲学家工作坊Workshop for Young Philosophers)是在南京大学哲学系领导支持和鼓励下成立的一个学术组织, 主要成员包括南大等南京高校的青年哲学教师与研究生。工作坊拟每月邀请一位优秀的哲学研究者来做报告,其工作方式是:报告人至少提前5天将他的最新论文(以未发表的为主)发给工作坊的小组小员;届时, 报告人首先用10分钟的时间来介绍他论文的相关背景, 然后回答听众提问,问答时间为1 小时30 分钟左右,最后20分钟分钟报告人分享他研究哲学的经验。工作坊对所有人开放,有兴趣参加的可联系胡星铭老师(xingminghu@nju.edu.cn)和周理乾老师(skyzhouapple@hotmail.com)索要相关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