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大学哲学系   

孙亦平:悠悠三代南大情

发布者:季林发布时间:2020-07-09浏览次数:13

我们家有三代四人在南大工作与学习,美丽的鼓楼校园载承着我们一家人六十多年来的梦想、努力和成绩。

我的父亲孙叔平(19051983)是我国著名的哲学家、教育家。1949年新中国诞生之初,父亲作为军代表在负责南京高校的接管工作时就来到了南大工作。19517月,南京大学改成校长制,中央人民政府教育部决定由心理学家潘菽教授和我父亲分别担任正、副校长,那张由毛泽东主席签发的委任状,我们至今仍小心地珍藏着。

1952年,在当时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全国大学开展了院系调整,南大成为一个文理综合性大学,迁居原金陵大学的校址,并继承了金大的校园布局。19535月,南大党委正式成立,父亲担任南京大学第一任党委书记兼副校长。


孙叔平先生

我出生时,父亲正全面主持学校的日常工作。我在小粉桥1号即现为拉贝故居纪念馆的那幢白色小楼里度过了童年岁月。在我儿时的印象里,父亲非常忙。1980年,我到南大工作以后,才知道父亲在50年代就带领当时的南大人在百废待兴的环境中努力奋斗,从在金陵大学的校址上建设南京大学鼓楼校园,到把当时的南京大学建设成全国领先、江苏唯一的一个文理科兼备的综合性大学,这为今天南京大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从南京大学的校门、校徽和5.20校庆日的确立,到创办《南京大学学报》、《南大报》等,这些一直保留到今天的南大标志性成果中都浸透着父亲的心血。尤其是父亲在1956年就创造性地提出了建设“具有中国特点”的社会主义高等教育的办学思路,这在当时的形势下无疑具有前瞻性的意义。《南京大学史》专门记载说:“孙叔平同志的这些思考,已经远远超出了对院系调整后南京大学四年级教改实践的总结的范畴,而是对中国未来高等教育的发展方向、指导思想以及有关原则和环节的系统而深刻的探索。其中诸多真知灼见,在40多年后的今天仍不乏指导意义。”(南京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247页)20092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来南京大学考察,在参观校史博物馆时,对南京大学能够在50多年前就前瞻性地提出“具有中国特点”的社会主义高等教育的办学思路,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1958年,父亲调离南大,去创建中国科学院江苏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所(今江苏省社科院前身)及《江海学刊》杂志。父亲在文革中虽然受到很大的冲击,但他并没有被种种厄运所打倒,仍然利用时间在家里悄悄地读书写作,撰写的《中国哲学史稿》在文革结束之后很快就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分上下册隆重出版,后被教育部列为“高校文科教材”,在当时全国各大高校广泛使用。这部写作于那样一个特定年代的个人学术专著,充分体现了父亲所具有的一种自强不息的品格,同时也为南京大学中国哲学博士点学科的创建奠定了重要的基础。1978年父亲受匡亚明校长之邀回南大工作,担任哲学系主任,1981年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聘为全国首批博士生导师,后来又成为首届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他开创的南京大学中国哲学博士点,为南京大学哲学系的学科建设和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1982年南京大学召开《中国哲学史稿》讨论会,与冯契先生。

我先生洪修平是南京大学哲学系77级本科生,1982年大学毕业就考上了中国哲学专业研究生,成为我父亲的学生。我们结婚后,全家人一起住在南大上海路宿舍里。父亲在家里很喜欢与我们一起天南海北地聊天,可惜这样的日子不长,19831024日清晨,父亲因心脏病突发去世。父亲在去世前几天,曾专门与我们谈话,希望我们能努力学习,自强不息,这是父亲对我们的最大期望。在父亲走后的岁月里,洪修平去了上海复旦大学读博士,获得哲学博士学位后又回南京大学任教。我也丝毫不敢懈怠,努力要求自己每天能够在为学、为善之路上有一点微小的进步。我一边带年幼的孩子,一边照顾年迈的母亲,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这种既当老师,又当学生,还要尽一个女儿、妻子和母亲责任的生活,使我每天都在不停地进行着多重角色转换,但我仍然克服了各种困难先后获得了南京大学哲学硕士、历史学博士学位,当我成为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时,离父亲去世已整整二十年。这其中的酸甜苦辣真是难以言表,但不虚度年华而为父亲、为南大争光则始终是自己的人生理想。

多少年来,我和洪修平一直踏踏实实地在父亲生前倾注心力的中国哲学领域进行教学与科研工作,至今已培养了上百名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回顾我们走过的道路,真是觉得父亲的精神时时在提醒着我们,南京大学励学敦行的学术氛围、师生们奋发向上的校园精神时时在促进着我们。我们经常说,是南京大学培养了我们,只有以自己的努力工作来加以回报。

当年,父亲在研究中国哲学的过程中体会到,研究中国哲学是不能忽视佛学的,但他自己年纪大了,因此,希望年轻人来投入研究。洪修平由此走上了佛学研究的道路,至今已有30年,先后出版了20多部相关的学术专著,获得了20多项省部级奖励,在科研的道路上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进。近年来,他在教学科研的同时又兼任了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2010年又担任教育部重大攻关项目“百年佛学研究精华集成”的首席专家。他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工作更忙碌了,但努力为南大争光的心愿却更为强烈。

在我和洪修平携手相伴的生活中,带着愉快的心情读书与写作,始终被我们视为是最美好的人生时光。在我们家里触手可及之处都是书,读有所得,赶快告诉对方,共同分享那些思想智慧之光。生活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两代人对南大的感情也深深地影响到了儿子。当年,父亲得知我怀孕后,非常高兴,他希望我们家的下一代有机会也能够上南大。巧合的是,我儿子出生的那一天恰好是520日——南京大学的校庆日,我始终认为这是一个生命奇迹!从此儿子洪德立也与南大结下了不解之缘。

儿子与我一样,从小就住在南京大学鼓楼校园附近,可以说是在校园中长大的。2002年他考入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生物技术专业,2006年一毕业就拿到了全额奖学金去美国读研究生,他算是我们家中的第三代、第四位南大人了!20081228日,学校召开庆祝改革开放30年纪念大会,我父亲的《中国哲学史稿》和我先生的《禅宗思想的形成与发展》都获得了“改革开放以来南京大学文科有重要影响的学术著作”。在入选的50本学术著作中,我们一家人就有2本入选,这带给我们的不仅是喜悦,同时也勾起了我对父亲的怀念之情。而正是那一天,儿子从美国来电话,他的第一篇学术论文马上要在美国生物化学杂志Journal of Biology Chemistry上发表。儿子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最后说:“我可是南大出来的人哦!”我顿时热泪盈眶。

儿子之所以能不断成长,我想除了先天的条件,家庭的教育,中小学的基础,更是因为他能有幸在南京大学这块教育园地中学习,有那么好的学术阳光、空气和水分的滋养,有那么好的老师和同学……前年,儿子在回国探亲的最后一天,他特别到南大鼓楼校园转转,到他从小生活的上海路宿舍去走走,到自己学习工作过的蒙民伟楼实验室去看看老师和同学,最后,他去了校史博物馆看望外公的介绍资料。南大的日子将永远刻在儿子的人生轨迹上,南大哺育出来的儿子也将把南大的精神带到他现在和未来的生活和学习中去,这是我们对家中这位第三代南大人的期望。当我断断续续写着这篇文章时,洪德立于2009年获得了“美国化学家学会优秀研究生奖”,目前在美国麻省大学医学院(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Medical School)从事基因学研究工作,2006年的诺贝尔医学奖就诞生在这里。期望这位5.20出生的年轻人在那里能够努力学习,认真工作,不断地为祖国争光!为南大争光!续写悠悠南大情……

                                                               (此文写作于201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