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大学哲学系   

瓦尔特•施瓦德勒教授讲座:同一与差异——后期海德格尔对当代法国哲学的意义

发布者:孙寅发布时间:2017-11-01浏览次数:82

    1026日晚,应南京大学哲学系、南京大学现象学研究所邀请,德国艾希施泰特-因戈尔施塔特大学哲学系教席教授瓦尔特•施瓦德勒Walter Schweidler先生在哲学楼314会议室为哲学系师生带来题为“同一与差异——后期海德格尔对当代法国哲学的意义”的精彩讲座。四川大学的贺念博士为本次讲座进行了辛苦的现场翻译。此次讲座属于现象学研究所发起的“现象学名家系列讲座”之一,由哲学系张荣教授主持,王恒教授、马迎辉副教授以及校内外四十余位同学现场聆听了讲座。


施瓦德勒教授开宗明义地指出,本次讲座将重点围绕“差异”概念在海德格尔那里所具有的特别含义,来厘清海德格尔后期思想与法国现象学家之间的思想姻缘。根据这一线索,他将此次演讲安排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谈论海德格尔对萨特的存在主义式的人道主义的批评与超越,借此引出海德格尔后期思想中的人与存在的共属关系的问题;第二部分谈论“同一者的自身分解”以及“作为差异的差异”在海德格尔那里的特别含义;第三部分谈论列维纳斯、马里翁等法国现象学家对于海德格尔的“差异”概念的批评与深化。



海德格尔对萨特的存在主义式的人道主义的批评与超越

施瓦德勒教授主要借助海德格尔著名的“关于人道主义的书信”来厘清他对萨特的存在主义与人道主义的批评。萨特主张人的存在先于本质,人是通过自由的选择而在行动之中塑造自身的本质的。这是对人的能动性因而也是对人的尊严的高扬,因而是一种人道主义。但在海德格尔看来,这种人道主义把人之人道放得还不够高,还没经验到人的本己的尊严,因为萨特仅仅只是在人的层面上去思考人,遗忘了使人获得人之本质的那个渊源。这个渊源便是海德格尔后期所谓的Ereignis(本有),亦即存在本身的原初的给予、敞开的活动,它的另一个表达是:es gibt(它给出)。正是在这一馈赠出存在的原初运作中获得自身的本质的施瓦德勒教授尤为看重这一点,认为海德格尔为法哲学中的一个重要观点提供了很好的印证,这个观点就是: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去判断与决定另一个人是否有尊严。如果说尊严只是国家添加到人身上的一个外在属性,那么只要这个属性被剥夺掉,人就可以不被尊重。但在海德格尔这里,人的本质不是由任何现成存在者赋予的某种恒定物,而是通过对Ereignis的当下的倾听与归属而成为自身的,这样的话,人的尊严就是本己体认的,获得了不可通约性和独一无二性。施瓦德勒教授强调我们不能以主客分立的模式来理解存在的馈赠,把Ereignis与人理解为两个现成的存在者,一个给另一个以某种东西。应当把Ereignis理解为给予活动本身,人通过倾听与领受参与到这种给予活动中去,在这种参与中,人才成其所是,并且与存在共属一体,亦即归属于一个独一无二的“同一者”(das Selbe)。

“同一者的自身分解”以及“作为差异的差异”

施瓦德勒教授指出,我们不能把海德格尔谈论的“同一”理解为一个现成化的东西与它自己之间的相等同,这不过是在同语反复。“同一”实际上是一种活动,A=A中的“等于”应当被理解为动词意义上的“是”(ist),一种起着综合和统一作用的中介活动,从而使得每一个存在者处在与自身保持同一的关系中。这就把思考的焦点转向了那个起着综合和统一作用的中介活动,并且最终回溯向使得“一切是一”的那个“一”或“同一者”(das Selbe),诸如逻各斯、上帝、绝对精神、强力意志等等。在海德格尔早期思想那里,是此在的展开活动建立了存在者之间的因缘关联指引,让每一个存在者各成其所是;到了后期思想,则是存在本身的敞开与给予活动发送出了存在者的存在。在这个意义上,海德格尔将Ereignis命名为“同一者”,实际上就是一种自身澄明而又自身遮蔽的显-隐二重性运作,一种差异化的分解(Austrag)活动。从这种分解活动中区分出的始终是存在者,而分解活动自身,则是被命运性地遗忘的。施瓦德勒教授指出,存在本身的显-隐二重性运作中的原初的分解活动,也就是“作为差异的差异”。“作为差异的差异”并不是属人层面上的区分活动,而是使得存在论差异得以可能的那个差异化运作本身。分解发生在哪里呢?在同一者自身之中发生,从自身之中出发,并且返回于自身。

海德格尔后期思想的法国影响

在讲座的最后部分,施瓦德勒教授简要地概述了法国现象学家对于海德格尔的Ereignis以及“作为差异的差异”的接续、反思与深化。

列维纳斯认为海德格尔探讨的差异依然是“同一者”之中的差异,因为一切存在者的存在最终都归属于Ereignis那样一种无人称的匿名运作。这就使得海德格尔并没有真正走向差异本身。此外,在海德格尔那里,时间意味着一种“到时”,意味着Ereignis的时机化的发生,人通过参与到Ereignis的发生运作之中而自身实现;在列维纳斯那里,时间则意味着作为差异本身的绝对他者对于“同一”的时间的中断,与差异的遭遇并不导向对差异的融入,而是导向自身的移位、自身的丧失。

马里翁认为海德格尔对“es gibt”(它给出)这一表达式的强调会使人产生误解,导向一个给予者。马里翁本人则单独强调“被给予性”本身,并且由此发展了饱和现象、呼唤-回应结构、反向意向性等一系列想法。


在两个小时的精彩演讲之后,围绕着老生常谈的“主客模式”还值不值得作为当下思想始终要针对的靶子、“分解”与“区分”两个概念之间的差别、现象学在德国思想界的当下境况等问题,施瓦德勒教授与在座的师生之间展开了热烈而深入的交流讨论。